<b id="k3jmr"></b>

    1. 您當前的位置: 首頁
      > 工作動態 > 媒體之聲
      軍魂
      發布日期: 2021- 04- 02 10: 49 訪問次數:

      兵者,國之利刃。一名軍人從穿上軍裝那一刻起,就打上了軍魂的烙印。從此,軍人的生命和使命就緊緊聯系在一起,因為不論是戰爭年代還是和平時期,軍人除了打仗,還要時刻準備打仗。

                                                                                                                                                                                                                ——題記                                   

      歲月如歌,往事如昨。驀然回首,不知不覺我已離開軍營38年。當年充滿青春活力的平頭戰士,如今已是滿頭銀發、滿臉皺紋,深刻著歲月滄桑的81歲老人。

      從戎25年,我人生最美好的青春年華,都在軍旅中度過。聽慣了嘹亮的軍號聲,唱慣了“我是一個兵”,吃慣了每天四角二分五的大鍋飯,習慣了夜間全副武裝緊急集合五公里或十公里奔襲越野,看慣了沙場點兵各種實彈演習……寒來暑往,不管歲月風雨如何沖刷,一想起自己曾經是一名軍人,便心潮澎湃,豪氣萬丈。那團結緊張、嚴肅活潑的軍旅生活,鐫刻著我生命成長的歷程,記錄著留在疆土上的足跡和汗水,也融入了太多激情燃燒永遠不老的故事……

      我有一位老戰友叫趙慶國,是我區莒格莊鎮泊而村人,與我同庚同年入伍,同在一個部隊,同在一個食堂就餐,又是同年入黨,同在一個黨支部過組織生活,同年榮立三等功,同年晉升為上士班長。1958年12月我們應征入伍海陽縣駐軍,我分配在警衛排,趙慶國分配在偵察排(后擴編為偵察連),兩個排的營舍南北對門,中向隔著一個籃球場。這兩個排配備的武器基本一樣,每個戰士一支手槍和一支折疊式沖鋒槍,這在軍營大院里是絕無僅有的,也是比較惹眼的,特別是野外訓練兩支槍一起挎,胸前交叉著十字花,往返路過縣城大街,當地群眾都駐足觀看,既驚訝又羨慕地議論我們這兩支威武雄壯小分隊,我們心中那種軍人的自豪便不言而喻,排長領唱“日落西山紅霞飛,戰土打靶把營歸……”小學生沒看夠,竟追到我們營房才止步。趙慶國是一位很有個性和血性的兵尖子,1.8米的個子,魁梧的身材,沉穩老練,是戰友中典型的大帥哥。軍訓中,劍眉下一雙炯炯有神的眼睛,投射出不屈不撓的光芒,把血脈賁張的亮劍精神都付諸在行動中,長短槍射擊、投彈、擒拿格斗,戰術動作和軍體項目樣樣名列前茅,我們都戲稱他為“趙教頭”。1960年,偵察連奉命到徐家店滑石礦進行體能鍛練,用小推車向車站搬運礦石,他勇于挑戰極限,帶頭在車桿上綁上竹板子,一車裝1000多斤。十多天,他瘦了一圈。對待苦和累,他常說:“怕苦,就是挑擔水也感到千斤重,肯吃苦肩挑萬斤,也覺得輕松。”

      1962年8月,趙慶國的父親去世,按部隊慣例,完全可以請假回家為苦了大半輩子的父親送別最后一程,當時正趕上訓練任務重,他既沒有向排長請假也沒向戰友透露,默默忍受著內心的悲痛。他在日記中寫道:“我為父親的去世而難過,我更要為父親爭氣,好好工作。”他的確做到了。在不到四年的時間,他先后受各種獎勵六次,立過三等功,評為五好戰士、五好標兵、雷鋒式戰士和優秀共產黨員,他是我們學習的楷模。

      1963年10月1日國慶節剛過,我們守備部隊突然接到上級命令,部隊立即進入三級戰備,兩天后又升為一級戰備,我們警衛排除派出我班副班長徐山峰隨前沿指揮所為坐鎮指揮副師長唐笑宜做警衛工作外,其余全部留在營區24小時站崗警衛。偵察連在偵察科長的帶領下,搶占大辛家公社東北側菩薩頂待命。10月5日夜間,前沿指揮所接上級通報,有兩艘敵船駛向大辛家東側海域,不一會敵船已進入雷達盲區,目標消失,軍民正準備搜山,不巧突然起了大霧。對面不見人。唐副師長認為,大霧天搜山乃兵家大忌,這么多部隊和群眾互不認識,加之軍民立功心切,極容易誤傷,造成不必要的損失。他隨機應變命令部隊和民兵群眾等大霧消退,見機行動。

      天亮后大霧稍退,偵察連抓緊吃了點干糧,便開始搜山行動,趙慶國在隊伍的最前面,隱蔽地向前方30米一處犬牙交錯高大的石硼群爬去。石硼群里確實藏著三名匪特,他們居高臨下,早就在注視著偵察連的行動。當趙慶發現敵人槍口己瞄向自己和戰士們時,扣動板機已來不及了,為了減少戰友傷亡,關鍵時刻,他用自己的血肉之軀擋住了敵人射來的三發子彈。子彈全部打在了他面部左側,他當場倒下了。這時排長趙風高顧不得悲痛,幾個箭步躍到敵特背后,把三顆手榴彈同時投擲到匪特中間,一聲巨響,三個匪特一死兩傷,舉著小白旗繳械投降。趙慶國在送往醫院的半路上停止了呼吸,壯烈犧牲,年僅24歲。

      在此期間,東線部隊一個連隊炊事員劉興義在營房守衛,被一個偷偷潛伏進來的匪特打傷右手腕,他跪著用左手撿起步槍,單臂一發子彈把匪特擊斃,后來證實是一名匪特校官。部隊進行了地毯式搜山,16名匪特,除兩名死亡,無一漏網,部隊奉命全部撤出陣地,圍剿匪特的戰斗取得了全面勝利。

      戰斗結束后,匪特被押送到海陽縣監獄,由提前趕到的山東省公安廳突審。匪特交待:這股美蔣匪特號稱膠東反共救國軍,司令叫張吉元,代號“羅漢”,上校軍街,山東榮成人;有兩個校官,余者都是中尉軍官。他們從臺灣乘船到公海后,換乘兩艘機動橡皮舟,在夜色掩護下登陸,將橡皮舟退至深水區,自動放氣沉到海底。然后按預案分成若干小組,依次登陸潛伏。他們的武器全是美式裝備,內有長短槍、電臺、炸藥、金條、手表和大宗人民幣(其中有部分假幣),還有仿造的我解放軍軍服、徽章和大陸干部、工人、漁民服裝及公安部門的印章和信箋等。

      趙慶國同志遺體被安葬海陽縣烈士陵園后,由師政委馬致遠同志主持舉行了隆重的追悼大會,除了部隊官兵,海陽縣黨政軍民和學校師生代表也參加了追悼會。會上大家為失去一名優秀戰士,悲痛萬分。報經上級批準,追記趙慶國同志立二等功(后被列入山東省著名烈士名錄);對參加圍殲美蔣匪特有功部隊和民兵進行了表彰,偵察連榮立集體等三功。

      我和趙慶國在三年多的共同生活中建立了深厚的友誼。1963年2月26日,我們在司令部門前交換了照片,彼此在各自的照片背面寫上了互相鼓勵的話語,誰能想到七個月后,他的這張照片竟成了遺照。趙慶國同志犧牲不到兩個月,我們這批超期服役的老兵,副班長以上的大部分被提拔為少尉軍官,后來都找到對象,結了婚。而這一切都與趙慶國同志失之交臂,他得到了什么?他又為了什么?一想到這些,我就會心痛。

      英雄的成長之路都是有跡可循的。趙慶國偵察敵情沖在前,危機時刻能獻身,這絕不是一時沖動,而是他革命英雄主義精神的必然迸發。他犧牲后,我們看到了他生前的日記摘抄,在他寫的38篇日記中,出現最多的就是革命英烈的名字,李大釗、瞿秋白、趙一曼、王若飛、毛澤民、毛澤覃、毛岸英、雷鋒……其中有關黃繼光烈士的就有三篇。他在日記中寫道:“看了電影《上甘嶺》,一夜沒能入睡,黃繼光是一個普通戰士,犧牲的時候還不到20歲,然而他卻志沖云霄,氣壯山河,……衡量烈士生命的價值,不僅在他們獻身的那一刻,更重要的是他們這種革命精神,永遠鼓舞著活著的人們奮勇前進。”顯然,趙慶國同志學習英雄,絕不是停留在口頭上,而是入腦入心,最終落實在行動上。從他犧牲的那一刻,我們看到了黃繼光用血肉之軀堵槍眼的影子。

      趙慶國同志離開我們已經五十七個春秋了,五十多年來他的音容相貌無時無刻不在我腦海中浮現。1982年12月,我從部隊轉業回到了家鄉牟平,2014年初春,偶然打聽到趙慶國的親侄子趙永強,得知他每年“清明”“月日”都到海陽烈士陵園為他叔叔掃墓,便委托他帶瓶好酒替我祭拜一下我的好戰友。去送酒時,忽然覺得應該向生前戰友說幾向話,便有感而發寫了一首小詩貼在酒盒上,寄托哀思:

      難忘五十一年前,菩薩頂上剿匪戰。

      虎膽英雄趙慶國,舍生忘死斗敵頑。

      壯烈犧牲鑄忠魂,永垂千古留人間。

      一樽水酒祭戰友,告慰英烈笑九泉。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八戒网站免费观看视频,香蕉高清影视在线观看,性欧美牲交在线视频,野草视频在线观看免费播放 网站地图